【疗效太好差点干死自己,不做保健品不投广告年营收1500亿的公司为何如此牛?】_时代健康网

时代健康网

疗效太好差点干死自己,不做保健品不投广告年营收1500亿的公司为何如此牛?

  • 2020-03-22 14:45:12
  • 来源:互联网
  • 作者:佚名
  • 栏目:保健
  • 关注

在磷酸氯喹之前,瑞德西韦绝对是新冠肺炎潜在有效药物中“最靓的仔”。

1月31日,权威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在线发表的一篇论文称,一种叫做“瑞德西韦”的特效药在短短一天内,就把美国首例新冠肺炎患者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

一时间,瑞德西韦成了“神药”,而它背后的制药公司吉利德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今天,前瞻经济学人APP就带大家一起来认识一下这家“神奇”的药企。

抗病毒界一匹狂奔的黑马

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简称吉利德)创立于1987年。当时,年仅29岁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毕业生Michael L. Riordan在加利福尼亚州Foster City成立了一家生物医药公司。但公司的名字Oligogen被人吐槽太拗口,于是,他根据《圣经》中多次提及的一种古老药物“植物渗出的芳香脂”(balm of Gilead)把公司名称改成了Gilead Sciences。

Michael L. Riordan一直想要推出治疗遗传疾病的药物,但在实验室里屡遭失败。1996年,他黯然离开掌舵人的宝座,由吉利德第一位首席科学家,此前供职于百时美施贵宝的John C. Martin担任首席执行官。从此以后,吉利德就走上了抗病毒药物的星光大道。

与大多数药企巨头都拥有上百年的历史不同,吉利德是个很年轻而独特的存在,不到而立之年就已跻身全球十大药企之列。自1992年上市以来,吉利德如今市值高达863亿美元,年营收超过220亿美元。

成立33年间,吉利德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研发出的创新药物超过25款,覆盖了HIV、乙肝、丙肝、心血管疾病、囊性纤维化、呼吸系统疾病和抗真菌领域。吉利德的“神药”将艾滋病转变成了慢性、可控制的疾病;成功治愈丙肝;控制乙肝。

然而,这令人艳羡的成就背后是血汗交织的结果。事实上,吉利德一开始走得并不顺畅。

花了整整14年才实现盈利

制药行业一向投入周期长、收益见效慢。吉利德成立5年之内,没有收入;成立第九年才拿到首个美国药物上市审批;最让人煎熬的是,这家药企从开始运营到实现盈利,整整花了14年时间。

成立初期,吉利德的财务状况并不乐观,主要收入来自融资和项目合作。1990年,吉利德拿到了和葛兰素史克合作研发反义药物的合同,合作收入也仅490万美元。

1992年1月底,吉利德上市发行股票,并成功募集到资金8625万美元,这才大大缓解了财务压力。

1995年10月,吉利德第一款新药西多福韦(Vistide)--用于艾滋病患者因CMV病毒感染而诱发的视网膜炎--申请上市,1996年6月获得FDA批准。至此,吉利德是实现了从0到1的突破。

药物获批后的当年营收就达到2494万美元,其中该款新药的销售额达到848万美元。遗憾的是,西多福韦研发投入高达9339万美元,但年销售额从来都没有超过1000万美元,该产品在吉利德2002年以后的年报中就销声匿迹了。

虽然吉利德连它的成本都没有收回来,却因这次药物成功上市,募集到近2.5亿美元的新融资。正是这笔资金的支持,吉利德才具备了能够高速发展的财力。

随着公司逐渐壮大,吉利德开始放弃反义药物,全身心投入到抗病毒药物研发当中。彼时,艾滋病作为医药界亟待攻克的新兴领域,也进入了吉利德的视线,并投入大量人力和物力,加紧研发以攻占市场。

“称霸”艾滋病药物市场

在艾滋病预防和治疗领域,虽然吉利德是后起之秀,但他们突破性地实现了“全方案鸡尾酒疗法”,把艾滋药物的主流转向了口服一片药,改写了人类对抗艾滋病的历史。

2001年,吉利德推出首款抗艾滋病药物——替诺韦福(Viread),至今它仍是应用最广泛的抗逆转录药物之一。由于该药的畅销,吉利德次年就实现2.3亿美元收入,账面上报出了5230万美元的净利润,在公司成立14年后终于实现首次盈利。

从那以后,吉利德就像坐上了火箭一样。

2004年,吉利德推出了第一个“半方案”鸡尾酒疗法药物Truvada,只需要与另一种药物搭配服用。两年以后,吉利德成功将这两种药整合成一种药,制成了真正的“全方案”鸡尾酒疗法药物,取名Atripla。

这种三联单片复方剂让患者用药从每天20多粒减少为每天1粒,而且病毒抑制率较高、不良反应较小,让致命性的艾滋病变得可控。

此后数年,吉利德依法炮制,陆续推出了Stribild、Genvoya、Complera和Odefsey,逐渐“称霸”艾滋病药物市场,目前占据四分之三的市场份额。这些新的治疗方案令吉利德对HIV的控制力进一步加强,患者的耐药性大幅下降。

“神药”效果太好却差点把自己干死

虽然成功开发出一系列艾滋病药物让吉利德荣获抗病毒专家的美誉,但真正让这家公司名声大噪并稳居全球抗病毒巨头地位的,却是治愈丙肝的药。

吉利德对于丙肝的影响是颠覆式的。

从1989年发现丙型肝炎 (Hepatitis C)和丙型肝炎病毒(HCV)以来,丙肝病毒的复制和变异问题就一直困扰着科学家们。

直到1998年前后,美国科学家查尔斯·莱斯和德国科学家拉尔夫·巴尔特恩斯科拉格创造出了一种使丙肝病毒能够在实验室培养的人体细胞内复制方法,攻克了丙肝病毒复制之谜。

在此基础上,2005年,美国药物研究科学家迈克尔·索菲亚创立了Pharmasset公司,研制出能够有效抑制丙肝病毒复制的新药索磷布韦(Sovaldi),随后开始临床试验。

就在索磷布韦二期临床试验结束的2011年,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

当年吉利德的抗艾滋病毒药物研发速度放缓、复方制剂中的几种关键成分专利也陆续面临到期。吉利德与其他几家对手公司一样,将资源向丙肝药物上转移。

于是,当时市值只有300亿美元的吉利德发起一场豪赌,用112亿美元的天价收购了 Pharmasset 公司。

收购消息一经公布,引发投资界一片哗然。当时,Pharmasset仅有82位员工,尚处于亏损状态。而112亿美元的收购价格,比该公司股票同期的交易价格高出94%,一度成为当时全球制药业大型并购案中溢价幅度最高的一笔交易。

不止如此,索磷布韦二期到三期临床试验的失败率高达50%,吉利德敢于拿1/3市值押宝,可以说是冒着极大的风险。

但事实证明,吉利德赌赢了。

2013年12月索磷布韦上市,相比当时的HCV疗法,这款新药首次摆脱了干扰素的限制,将治愈率从50%提高到80%,治疗周期也缩短了一半,由此丙肝治疗市场迅速被引爆。

上市第一年,索磷布韦就以百亿美元的销售额冲上了全球最畅销药物榜单第二名,创造了新药销售史上的神话,至今都无人打破。吉利德不仅一年就收回了收购成本,还凭此一跃成为全球十大药企之一。

同时,借鉴多年HIV的市场经验,吉利德以索磷布韦为基础,相继推出了Harvoni、Epclusa和Vosevi,将丙肝的治愈率全面提高到90%以上,成为丙肝治疗领域无可撼动的医药巨头。

然而福兮祸之所伏!

吉利德丙肝药业绩从2016年起出现下滑,2017年全年营收从前一年的304亿美元下降到261亿美元,丙肝产品收入骤减四成,只有91亿美元。而且,不是他们一家,整个丙肝药物研发公司的业绩都在下跌,2018年,全球直接抗丙肝病毒药物的市场规模比2015年巅峰时期缩水超40%。

这很好理解。与其他药物不同的是,吉利德丙肝“神药”是真正的治愈型药物,对公司来说,治好一个就少一个客户。

同时,初期定价巨高的丙肝药物也在商业保险和低收入患者的双重压力下降价,外加印度仿药的冲击,丙肝“神药”光环不再。

可以说,在治愈丙肝方面,吉利德完美演绎了什么叫“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最后自己也无路可走”。

不过,在制服了丙肝之后,吉利德又瞄上了乙肝。乙肝可以导致肝硬化,是全球80%原发性肝癌的直接病因。据估计,全球约有2.57亿人患有乙型肝炎。

吉利德先后推出了两款抗乙肝病毒药物,TDF及其升级版TAF。其中,TAF被誉为“史上最强” 乙肝新药,服用剂量仅为TDF的十分之一。

虽然这两种药物还不能彻底消灭乙肝,但能够有效长期地抑制乙肝病毒的复制,从而避免肝脏进一步恶化,大大降低了肝硬化和肝癌的发生率,延长了患者寿命。

瑞德西韦——无心插柳柳成荫

回到文章开头提到的瑞德西韦,原本是2013年针对埃博拉病毒研发的一种核苷酸类似物抗病毒药物,但效果并不理想,很难真正推向市场。

临床试验表明,接受瑞德西韦治疗的患者死亡率高达53%,只比其总体死亡率67%稍好一些,瑞德西韦也因此于2019年9月结束了埃博拉病毒的临床试验,比预期的2023年提早很多。

然而,竟不成想无心插柳柳成荫!

在此期间,吉利德并没有停止研究瑞德西韦在其他领域的作用,比如呼吸系统传染病。在前期的细胞和动物实验中,这款药物均显示出对SARS冠状病毒、MERS冠状病毒有较好的抗病毒活性。于是,当新冠病毒爆发时,研究人员立刻想起了瑞德西韦。

必须强调的是,尽管瑞德西韦已显示有望“降伏”冠状病毒,但并不保证就能通过临床试验。该药目前仍在武汉进行随机双盲对照实验,“揭盲”则要等到4月27号。“神药”是否真的神,还有待验证。

虽然结果未有定论,但受利好消息影响,吉利德股价却创造了7个月以来的新高,这家药企也因此获得更多关注的目光。

将药物研发这件事做到极致

吉利德能取得这样瞩目的成就,靠的是真金白银的投入和数十年如一日的潜心钻研。

吉利德在全球有11000名员工,其中研发人员有6000人左右,占比近55%,市场销售人员不到3000人。

近10年,吉利德的研发费用累计高达350亿美元,占营业收入比约为18%,而其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合计占比不足15%。2019年,研发费用占收入比更是高达40%。

其中2019年前9个月,吉利德的研发投入就达到72.07亿美元(将近505亿人民币)。

不仅如此,吉利德还非常专一,几乎只做抗病毒药物,而且非常低调。相较于其他药企巨头铺天盖地的宣传广告,吉利德最好的宣传手段就是它的口碑。

所有探究吉利德成功经验的人最终得到的答案简单且一致:用科技表达爱!这一点在药物创新方面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在IDEA Pharma评选的2019年度药物创新指数排名榜上,吉利德击败辉瑞、默克、罗氏等一批老牌医药巨头,荣登冠军宝座。

据了解,吉利德2018年高达60%的收入都来自于新药,这个比例比其他公司高出两倍还多,是创新榜单排名前30公司平均值的6倍。

按照IDEA Pharma的说法,吉利德是唯一一家持续推出新药,并能在新药上市2-3年内奠定其“重磅炸弹”地位的公司。

因此有人说,吉利德不像是一家医药企业,更像是科技公司。

除此之外,吉利德能够迅速开疆拓土的一个原因还在于“用消费品思维做药品”,他们非常能体恤病患的痛苦。吉利德的药综合考虑了患者在用药便利性、剂量、药效、副作用等方方面面的感受。

纵观吉利德33年的成长史,我们耳边或许又会想起那句老生常谈却总被忽视的至理名言: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企业也一样。

参考资料:

1.虎嗅:《抗毒传奇吉利德?》

2.经济观察网:《吉利德科学:拥有“黑科技”的生物制药企业》

相关推荐

宝宝大便常规白细胞0-1 黏液

宝宝故事大全0-1岁

0到1岁宝宝儿歌

宝宝视力0.75

为什么梅毒抗体检查不是0

治疗0型腿医院

他克莫司胶囊半年效果不加

育儿有方法,新手妈妈看过来,0到1岁的育儿心得

不做标题党,纯干货分享:0~3个月宝宝生活规律建议

何为失去?何为珍惜?何为失去后而珍惜?

减肥成功后,如何不反弹?做到5点,一直瘦或许并不难

网站申明

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